为何我的人际关係一再崩坏:冈田尊司《依恋障碍》

依恋(attachment)也译作依附,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缔结关係的能力。依恋障碍则是现代人精神问题、亲密关係失败的根源。依恋形式分为「安全型」与「不安全型」两种,而不安全的依恋形式,可再细分为「焦虑型」、「逃避型」与「混乱型」三种,孩童的发展障碍、成年后的焦虑、疏离、不安与控制欲往往来自不安全的依恋形式。

为何我的人际关係一再崩坏:冈田尊司《依恋障碍》 

冈田尊司

译|邱香凝

恐惧.逃避型依恋

  同时呈现强烈依恋逃避与依恋焦虑两种依恋形式的案例称为「恐惧.逃避型依恋」(feaful-avoidant)。这种类型的人一方面逃避人际关係,讨厌人群而离群茧居,同时又对别人的反应十分敏感,经常害怕被抛弃,处于强烈焦虑中,呈现比一般人更错综複杂的人际关係,也更容易陷入不稳定的情绪。

  他们独处时容易感到焦虑,想和他人友善相处。矛盾的是,一旦与人建立亲密关係,他们又会感受到强大的压力,容易受到伤害。也可以说,这类型的人往往陷入「既想相信别人又无法相信别人」的两难。

  因此,在恐惧.逃避型的人身上多半可看到疑心重、容易陷入被害妄想的特质。他们一方面不擅长掏心掏肺,无法顺利表达自己的想法,一方面又强烈渴望着依赖他人。他们无法像焦虑型的人那样顺利依赖他人,却又无法拥有逃避型的人那种超然的态度。明明讨厌人,却又想与人建立关係,希望自己能相信他人,也不乏因此受伤的经验。不只如此,当他们与人建立亲密关係后,愈是需要对方,关係的进展就愈不顺利。即使只是对方的一点小动作,他们都会解释成对自己的轻蔑,进而无法再信任对方。

  恐惧.逃避型依恋的特性是容易受伤与情绪不稳,他们与养育者之间的关係大多受过严重的伤害,很多人就这样带着受伤的依恋长大,伤害始终未曾痊癒,成为前述的「未决型」。由于至今伤口仍如同冰层般裂开,从内部到表面都呈现伤口外露的不稳定构造,因此,只要一点小事就能成为导火线,将他们推回不稳定的状态。也可以说,他们很容易退化为紊乱型的状态。

  如前所述,从遭受虐待的孩子身上可以看出典型的紊乱型依恋,这种类型的孩子与依恋对象之间的关係非常不稳定,当他们进入无法预测的状况时,就会感到不知所措。儘管随着年龄的增长,慢慢能够找到固定的因应策略,一旦再次面临别离或孤立的状况,依恋焦虑立刻提高,依恋受过的伤再次被刺激,使他们回到紊乱型的状态。从依恋观点来说,边缘性人格障碍就是一种退回紊乱型的状态。被紊乱吞噬的他们,不只是再度陷入不稳定的情绪,甚至可能出现暂时性的精神病症候。

漱石苦恼的真相

  关于夏目漱石的精神疾病,至今众说纷纭,如果从依恋障碍的角度来看,或许就能适当地说明那些苦恼漱石的症状。基本上漱石应该属于逃避型,有时也有强烈的依恋焦虑,因此或许也可以说他是恐惧.逃避型的依恋障碍者。

  漱石非常不擅长展现自我。所以他才必须藉由文学作品这样的体裁间接表达自己受伤的心。一方面想尽办法不让人看破自己的真面目,一方面努力追求如何表现自我,漱石的作品正成立于这两种相反心思的微妙平衡之上。

为何我的人际关係一再崩坏:冈田尊司《依恋障碍》

  漱石直到晚年的作品《道草》,才终于能够正面直视自己的依恋伤害。在那之前写的散文集《玻璃门中》虽然也曾收录回忆幼时的小故事,然而一如江藤淳所述,那时漱石还採用暧昧模糊的笔法,拉开一定的距离叙述,语气淡然,彷彿述说的是别人的事。这可说是逃避型的特徵,同时也是他试图掩饰过去记忆所产生的结果。

  另一方面,漱石对于周遭对自己的评价与反应非常敏感。只要稍微认为自己遭到轻视,他就无法克制激烈的愤怒。为了一点小事对妻儿咆哮,解雇下女,自己也不断地换工作。

  晚年的漱石在东京朝日新闻报社内被同事孤立,失去容身之处,即使如此,为了维持生活,他还是只能持续书写创作。然而,这种职业作家的立场成为漱石的压力来源,逼得他产生被害妄想和幻听等暂时性的精神病状,加上反覆发作的胃溃疡,最后甚至夺去他的生命。

  漱石虽然讨厌人群,却喜欢与工作无关的交友及书信往来,死后留下庞大的信件。只要人家拜託,他就会勉强接下演讲的要求,经常为此出门远行。几乎每次结束旅程回家,都会吐血卧床。

  关于漱石的恋爱轶事并不多,或许和他基本上属于逃避型有关。不过,他还是留下了一个例外的插曲。

  晚年私下到京都旅行时,在朋友的介绍下,漱石认识了一位以文学艺妓之名走红祇园的女性,矶田多佳。漱石似乎对这位小他十岁的女性颇为中意,两人约好隔天要一起造访北野天满宫。

  没想到多佳却爽约了。这件事对漱石造成一大打击,为此胃痛卧床。讽刺的是,因为生病的缘故,漱石不得不接连在多佳家住了两个晚上,最后还落得劳动妻子前来迎接的狼狈下场。

  之后漱石写给多佳的信中,一定会提及天满宫约会及多佳爽约之事,怨恨地骂她「骗子」。明知说这种话会招人厌恶,他依然满心对自己受伤的事记恨不已,这正是恐惧.逃避型的一大特徵。

克服依恋障碍

  观察克服依恋障碍的过程,经常可发现一个现象,那就是依恋障碍者会扮演起父母的角色,负起培育后生晚辈、提携年轻人的责任。

  依恋障碍者,说来正是无法得到父母适当培育的人。正因如此,在他们克服依恋障碍的过程中,需要一个代替父母,重新培育他们的人。事实上,除了上述方法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方法,那就是「成为自己理想中的父母」,照顾并培育比自己年轻的后生晚辈。

  举例来说,夏目漱石虽然经常与人交恶,对拜自己为师的年轻人们却付出很大的关心。漱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个失败的父亲,对门生的照顾却不遗余力。寺田寅彦、森田草平、小宫丰隆、铃木三重吉等门生,皆因仰慕漱石而投入其门下。为了维持工作品质,漱石要求他们在同时间上门讨教,而后统一在星期四与他们见面,称之为「木曜会」。

  后来,森田草平殉情未遂,受世人唾弃之时,也是漱石将他藏在家中,又为他打造成为作家的机会。除了草平以外,漱石对其他门生也像对待亲生孩子一般用心,经常借钱给他们。由于借贷金额相当大,连自己都只能过着穷困的生活。

  漱石可以说是门生们的安全堡垒。这对漱石而言虽然是一种负担,然而在与门生的交流中,漱石本身也得到人格上的成长,因而不辱文豪之名。也可以说,如果没有与门生之间的依恋关係,他亦无法达到「则天去私」的境界。

(本文为《依恋障碍:为何我们总是无法好好爱人,好好爱自己?》部分书摘)

为何我的人际关係一再崩坏:冈田尊司《依恋障碍》 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依恋障碍:为何我们总是无法好好爱人,好好爱自己?》爱着障害-子ども时代を引きずる人々

作者:冈田尊司

出版:联合文学

[TAAZE] [博客来]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