丽宝 12 年大翻转,百亿烂地变超跑乐园

丽宝 12 年大翻转,百亿烂地变超跑乐园

「轰轰轰!」赛道上起跑灯号一落,艺人姚元浩开着赛车带领之下,数十辆动辄千万超跑,在媒体镜头闪光灯不断,与震撼人心的轰隆引擎声中,如同猛牛出柙般的呼啸冲出。

这不是在屏东大鹏湾,而是 11 月 1 日新落成的中部丽宝乐园赛道现场。这条总长 3.5 公里,由 23 个弯道、高低落差达 5 层楼架构出的赛道,是全台唯一通过 FIA、CIK(国际汽车联盟、世界小型赛车联盟)双国际认证、可举办 F2、F3 赛事,除是国内超跑车主最新的朝圣地,就连打选战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的台中市长林佳龙,都亲自前来祝贺落成。因为,这里正形成全台最强的乐园经济体。

这里曾负债百亿
拖垮长亿财务,没人敢接

根据交通部观光局资讯网数据,纳入统计的 36 座民营游憩区中,丽宝乐园今年前 8 个月,以超过 370 万张入园门票销售数,大幅超越六福村(95 万张)、剑湖山(66 万张)与九族文化村(57 万张),稳居民营游憩区龙头地位。加上饭店、商场等附属设施,园区今年访客总数估计将达 1 千万人次,总营收上看 60 亿元。尤其在去年首度获利激励,以及今年全新赛道启用加持下,明年营收更将拚 70 亿元新高,堪称全台最强的乐园经济体。

但 12 年前,丽宝集团董事长吴宝田接手之前,这个原名「月眉马拉湾」的 BOT 开发案,却是一个累积负债约百亿元的烫手山芋,还成为压垮长亿集团财务最后一根稻草。商仲业者直言,几乎是一个没人可收拾的烂尾楼。

瑞普莱坊市场研究部副总监黄舒卫分析,当年月眉拖垮长亿,一来,最可怕的不是财报上的负债数字,而是背后包含保证背书等看不到的隐形债务;二来,全台大型游乐园几乎长年亏损,等同随时有翻车风险的开发案,「当时谁敢去接?」他指出。

特别是,丽宝当时虽已从营建跨入饭店经营,布局福容连锁饭店,但充其量只是观光业的初学者,凭什幺扭转这块赔钱烂地的命运?

这是一场法税财的精密工程
「缺一,就是全赔」

「这是一场法律、税务、财务的精密工程,」「坚实的财力与一路走到底的勇气,缺一不可,否则就是全赔。」替吴宝田在第一线运筹帷幄的月眉国际开发副董事长陈志鸿(见首图)说。

如同赛道上的致胜策略,想拿好成绩,得在正式赛前的排位赛就先胜出,抢下在最前面出发的桿位。

面对庞大的潜在财务风险,丽宝祭出的第一道策略,就是卡位最大债权的重整主导地位,学法律出身的陈志鸿更为吴宝田划下一道底线:「如果法院没有同意重整,这个案子就不能拿。」

因此,丽宝一开始放弃多数重整案,偿债计画採取分期付款的方式,端出一个 2 年偿清负债的重整计画。锁定月眉最大债权人的银行团债权法拍,耐心等到第 3 拍才出手,投入约 21 亿元资金,拿下相当总债权占比过半的 76 亿元债权。以最大债权人的实力,确保提出的重整计画,在「债权越大、说话越大声」的关係人会议中,不会被股东或其他债权人否决。因此,当偿债计画送达法院后,即赢得法院指派陈志鸿为重整人,为丽宝取得重启乐园开发的最佳桿位。

但赢在起跑点,不保证就能一路领先,要赢得比赛,得靠一路上不断加速冲刺。

「国内外发展好的游乐园都一样,都是配套越齐全才有可能发展越好。」商仲业者高力国际董事李日宝说。

当年长亿集团设定的月眉开发案分为 3 期,第 1 期是乐园;第 2 期是饭店;第 3 期是赛马场。但在第 1 期乐园开发完成后不久,就不敌财务压力而败下阵来,丽宝虽仅以约 21 亿元,就买到上百亿元打下的基础。表面上看来是逢低买进,大幅降低风险。然而,以当时 1 年入园人数不到 80 万人,如果只靠门票与园区内有限消费,根本撑不起营运,对接手的经营团队而言,必须完成整体开发才可能翻转烂地宿命。

盖饭店、卖场烧钱却不敢停
「停下来,一定完蛋」

因此,在 2008 年完整初步重整,丽宝加码投资,分别在 2012 年、2017 年,陆续建造全新饭店与大型商场。一方面藉饭店的套装行程,拉长入园游客停留时间,刺激消费;一方面靠商场开发不入园的新客源,整个园区营运直到去年才终于转亏为盈,今年获利则可突破 1 亿元。

回顾这 10 年来,丽宝在这块地总计投资超过 120 亿元。

一路烧钱的过程,营建同业认为,如果没有前一波房市的黄金 10 年支撑财务,就算是名列全台前 3 大建商的吴宝田也会很危险,陈志鸿也说:「连我也不知道投资多少亿元后,才会开始赚钱,只知道停下来,一定完蛋。」

赛马地变超跑赛道
抢同业攻不进的顶级市场

而将原本月眉案的赛马场地,变更为开门迎接千万超跑的赛车场,是丽宝不只是想转亏为盈,更要弯道加速,抢攻六福村、剑湖山等全台游乐园,都没人有能力攻下的金字塔顶端贵客,让丽宝乐园在这场百亿赌局,槓桿出最大获利的全赢策略。

不过,打造赛车场的这个过弯险招,并不是一次就成功。据了解,早从 5 年前,丽宝在台中市前市长胡志强任内,就提出赛车场的变更申请,却一度引起当地环保人士针对噪音、空污的质疑,不只被当地居民要求更高的睦邻费用,还被要求进行环差评鉴。最后是在丽宝方面主动举办公听会,展现沟通诚意,取得地方共识,3 年前才通过变更,取得开工执照。

虽然赛车场晚了 2 年才动工,让丽宝原本预估的回收期延宕,但陈志鸿却从一开始就决定,最坏宁可继续闲置,也不花钱投资兴建赛马场。理由是从头培养台湾人的赛马风气旷日废时,失败机率极高,但赛车运动却是亚洲富豪圈方兴未艾的活动。

中部代销龙头万群地产总经理谢坤成便指出,台中是全球跑车最密集的城市之一,7 期豪宅与商办停车场中,多的是没地方飙车的超跑。丽宝的新赛道因地利之便,很有机会取代大鹏湾,成为名流车聚的新地标。

下一步,丽宝除将在这条赛道,举办赛道演唱会,延伸出赛事直播、运彩及周边建案等多元商机。但面对房市、观光两股景气翻转向下的强风,花了整整12年才转盈的丽宝团队,能否在第 2 个 10 年持续飙出好成绩,突破国内大型乐园经营的天花板,才是吴宝田压注在这块地的百亿资金,能不能赢回来的真正关键。

相关推荐